天坑奇观

大胆走,别回头!

太冷了,我可以回家吗。

为什么太阳这么红,却还是这么冷。

吃完饭回家的路上腰又疼起来,我以为是受寒了,直到我妈问我是不是下雨了,我才猛然想起:原来下雨的时候,腰是该疼的。
不知道是该高兴还是该难过,我已经有段时间没有疼了,可是这场雨又让那种像被无数小虫啃食的疼痛回来了。

希望能平安度过这一生

“想当年,它们都是火一般炽热虔信的巫术礼仪的组成部分或符号标记。它们是具有神力魔法的舞蹈、歌唱、咒语的凝冻化了的代表。它们浓缩着、积淀着原始人们强烈的情感、思想、信仰和期望。”